姿秋看書

熱門小說 風雨有晴歸去來 起點-二十四章鑒賞

風雨有晴歸去來
小說推薦風雨有晴歸去來风雨有晴归去来
我抱着熟睡的玲玲一跨进院子看到二表哥和两个陌生女孩围着桌子而坐,聊得正欢。桌上摆满水果和西瓜。大表嫂从厨房出来看到我,走过来从我手里接过玲玲。
二表哥把我叫过去和他们一起坐着聊天。我一眼就看出来对着二表哥坐着的女孩是他女朋友,她的职业气质和坐姿显而易见,俊秀的外表下透着几分英气。一头秀发盘在脑后,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浓蛾眉,挺直的鼻梁下一张薄嘴唇。身高几乎和二表哥差不了多少。
另一个女孩一头秀发扎着马尾,额前留着齐刘海,鹅蛋脸反绣一字眉,一双单眼皮,小巧的鼻子下横着一张红唇。一双纤手正剥着龙眼壳。是准二表嫂的同事兼闺蜜。
“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胡娜。”二表哥像我介绍鹅蛋脸女孩。
“你好!”我向她点头问好。
“你好!帅哥。”胡娜微笑着回道。
“这位就你哥我女朋友冯小棠。”二表哥非常正式的介绍。
“啊!二表嫂,你好!”我皮起来。冯小棠一听到这么个5称呼脸红起来。
“我表弟越来越懂事啦,哈!”二表哥一脸坏笑看着冯小棠。
武装少女学园
“郑重介绍!这是我阳光帅气的表弟卢寒松。”二表哥一本正经的介绍完我再次微笑点点头。
胡娜主动伸过来手机加我微信,我也大方的扫了她的二维码添加。
二表哥提出大家明天去云堂山去漂流,我也好久没放松了,是该去放松一下。
二表哥的提议让大家兴致勃勃。
随然刚认识胡娜,但是她很活跃,没一会就跟我们这些人混熟了,不分彼此,也许是性格使然。
“这个女孩怎么样,小棠跟我说这女孩子父亲母亲都是公务员,还是局级领导。”二表哥和我在厨房端菜时给我透露胡娜的身份。
我知道二表哥想让我攀上高枝,附上权贵。不是我不领情,我真对胡娜不来电,尽管我没有谈过恋爱交过女朋友,我和黄栋曾经一起暗恋过我们班的谭雅,谭雅不是校花也不是班花,文静闲雅落落大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笑起来一对小酒窝,清新脱俗,给人以淡而长久的迷人。
用黄栋的话说:她不是大众的顶流,而是小众的高级。当时我也很认同这话,直到现在也不否认。
也不是要拿谭雅和胡娜对比,她们不是一个类型。但随着年龄的长大我更喜欢唐小天这种。
我不好直接拒绝二表哥的一片好意,笑着对二表哥说:“了解了解再说吧!”
“我可跟你说,大把男人在追求她。花开堪折直须折。”二表哥提醒我。
“可以可以,配得上我们松仔,直接拿下!”大表哥插进来。
“我知道怎么办,你们先忙吧!”我含糊道。
刚走出厨房,电话就响了。是卢主任打来的。
“小松啊!田小军从上面弄到资金了,正在和各队组长商议把鱼肚窝那一片通过补偿方式弄过来打造美丽乡村项目。而且鱼肚窝是 中心位置。怕你到时候不签字,把你的建房手续卡着。”卢主任一股脑把情况倒出来。
上次在车上就跟我谈过这件事,但是没有想到田小军这么快弄到资金。本来我打算在秋后再着手这件事,看来我得提前计划这件事。
“他弄到多少资金?”我淡淡的问卢主任。
“据说是三四百万,具体多少等资金下来才知道。”
“好!明天我上午过来你家!到时候再谈。”我挂了电话就开始吃饭了。
田小军他也并不是真正的想搞美丽乡村项目,不过就是想借着美丽乡村项目中饱私囊。
唯一麻烦的就是,借着这个项目把私人的零散山地变为村委会所有,到时候种了什么树啊,花呀什么的不说,有可能把鱼肚窝堵个大湖蓄水都是说不定的事情。
天才丹藥師:鬼王毒妃
妙手神農 夜猛
晚饭期间我告诉一桌人明天有事就不和他们去云堂山。
吃完饭我打电话给卢峰通知他明天上午到卢主任家里等我。
当晚二表哥安排冯小棠和胡娜睡他的房间,自己睡客房,因为客房没空调,我的房间也没有空调。
次日清晨我早早起床,在院子里晨练完毕洗个澡换身衣服就直奔中洲村。
卢主任看到我过来立刻打电话把卢峰叫来。
卢主任名叫卢全,跟我是出五服的一脉远亲。他总惦记着书记的位置,满腔建设富饶美丽中洲村的雄心壮志,因为这是他的梦想,他热爱这片土地。
“对了,有件事情昨晚忘记给你讲了,卢家祖祠年久失修已经倒塌了,现在打算重修。族长和几位老人到处募集资金,我现在已通知所有卢姓子弟捐钱。”卢全对我说。
我上次路过瞥了一眼卢家宗祠,就剩下放牌位的正堂有瓦遮风挡雨,其他都是残垣断壁了,也是该重建了。
“预计要多少钱?”我问。
“在原位置上重建,可要三百多万。族长和那些老人希望按原样修复,他们把那些柱础花板石梁都保存着。”卢全皱着眉头。
第一元素
“那就按原样修复了,这样更好!”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卢家像你这种有钱人要多捐!你打算捐多少?表个态嘛!”卢全笑着试探我。
我知道这种事情没法回避,修宗祠不论在哪里本姓子弟都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我先拿五十万,不够了再说,还有我们找个好的古建施工单位来搞。一定要修旧如旧。”我叼着烟认真说道。
“那是一定的!”他赞同我的提议。
在村里卢全算是办实事的,苦于和田小军竞争村支书的位置失利。
“小松!比我还早啊!”卢峰老远就叫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远都比你早!”卢全批评起卢峰来。
“嘿嘿!家里临时有点事耽误了”卢峰愣愣的笑着坐在茶几旁。三人闲聊一阵开始进入正题。
”我建议我们注册一家农业公司,你们把八瓣水库盘下来,包括周围的山,这样就跟我的鱼肚窝相接了。到时我们就搞乡村旅游……”我把我的计划全盘倒出来。
这个计划有几个目的,其一把村里的资源利用起来,给村民提供就业。其二打乱田小军的梦想,把他赶下台。其三我真心想把家乡建设美丽,这是真情实感,谁不爱自己的家乡呢?
“这可不少钱投进去啊!?”卢峰搭腔。
“是啊!哪找这么多钱?”卢全附和。
“盘下来之后,先全面规划,先把绿化搞好,多栽树木,不要种名贵的苗木,就乡土树种。”我说出大纲,喝口水继续说道:“星期一我去工商注册,你们着手流转那些山地。至于钱的事你们不用操心抱在我身上。”
“行!流转山地这事我们包了。”卢峰拍着胸脯说道。
“我们内部也要拟一分协议,股权分配也写好,明确责任和义务,到时候也可以用作公司章程。……”卢全不愧为村主任,说话做事老练。
我很赞同他的做法,这样才是公司该有的样子。
一个上午忙下来,股权的分配,职位分配全部敲定。我全部出资占百分之六十,他两各占百分之二十。这是公司的初始分配,只能算是毛坯。
卢全卢峰两人信心十足,干劲满满。当天下午就跑去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流转土地。
星期天晚上我把详细的计划书全部写好,星期一我带上姑姑去工商局注册,因为要她挂个监理的名。
一个上午跑工商税务办完手续就到饭点。吃完饭打电话给卢全,问他这两天土地流转怎么样了。
“其他都没问题,水库里面有两个山头是田姓村民的,他们要问过田小军再说,可能不好搞。”卢全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