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 夭夭不夭-第96章:打你,我就夠了讀書

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
小說推薦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重生后,在疯批宴少怀里致命招惹
节目录制开始后,三组嘉宾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相互认识,气氛和谐。
余清欢主动跟简白打招呼,像个追星成功的小迷妹,特别地兴奋:
“前辈,很荣幸跟您参加同档节目,您可是我的偶像,希望以后有机会能跟您合作。”
简白抿唇轻笑,绅士地跟她握手,骨子里流露出矜贵,妥妥地人间富贵花。
接着苏北,姜江也分别跟简白握手。
姜檀儿也是礼节性地问好,走流程似地跟几位嘉宾握手。
轮到晏岁岁时,却挨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也就是在镜头面前做戏,晏岁岁是非常敷衍地蹭了一下她的手指,就缩回了手,有点嫌弃。
“晏小姐,可真记仇。”
姜檀儿打趣,缓缓地收回手。
直播间弹幕瞬间炸了。
【根据我八百年的经验判断,这俩人不对付。】
【火药味浓重啊!即将爆发妹妹间的斗争。】
【哼,我们岁岁怎么可能跟一个素人计较,肯定是那个什么檀儿妹妹做了错事。】
【我有内部消息,听说是前辈们都到了,这小姑娘愣是磨磨蹭蹭让整个节目组等了她两个小时,派头大嘞!咱家岁岁性子耿直,肯定不惯着她。】
【啧啧,没火就这么嚣张!看来是姓姜的是都没有教养,天生得黑。】
【关系户嘛,不都是趾高气扬的,恶心!岁岁妹妹加油!咱们这群影帝粉挺你!】
極品全能狂醫 小說
……
短暂的介绍后,余清欢是主动把自己准备好的零食分给大家解闷。
姜檀儿接过一包豆干后,并没用吃,歪着脑袋,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
姜江见状,伸手就把人揽自己肩头,宠溺地望着。
糖宝真不是一般地好看,他妹妹,他骄傲!
【啊呦,真高贵啊!嫌弃我们欢欢给食物不上档次,人简影帝都吃了,她一个素人摆什么谱!】
【人家平日里山珍海味,鲍鱼海参不断,吃不惯这些亲民食品不是很正常!】
【阴阳怪气地指责岁岁记仇,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岁岁可是sweet的全能担当,出了名的脾气好!】
【反正我以后只看剪辑版,有关系户的片段一律不看!】
【一点都不合群!什么垃圾嘉宾!】
【关系户退出录制!】
【抵制关系户!】
【关系户,滚蛋!】
【三流艺人退出录制!】
……
弹幕刷爆了。
导演组不得已暂时举牌提醒,要姜江叫醒妹妹,跟其他嘉宾互动。
姜江是不乐意叫的,他又不在乎,他们家糖宝累了,就要睡,又没碍着旁人什么事儿。
好在是简白出手,递了自己的毯子给了姜江,轻声道:
“小姑娘是刚考试完,累坏了吧,就让她好好睡一觉。”
节目组也只能是先暂停拍摄,到了目的地再开始录制。
【哎呦,简哥哥太暖了吧!】
【影帝哥哥,我也刚考试完,求投喂!】
一品酸菜鱼 小说
【救命啊!哥哥笑得好温柔!】
姜江道谢,悉心地给小姑娘盖好,将掉落在她脸蛋上碎发挂在耳后。
宴岁岁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拉着简白的胳膊撒娇:“哥,你干嘛对一个没礼貌的人那么好!”
她是一点都不喜欢姓姜的。
“小姑娘挺乖巧的,你一个大明星,怎么还跟比自己年纪小的妹妹较上劲儿了。”
简白笑了笑,仰面躺在椅背上,合上了眼睛。
他眉形清晰,鼻梁立体,目光如炬,左眼眼尾处有泪痣,显得五官更为立体,妥妥地浓颜系美人。
“哥,你是不知道,姜檀儿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妹妹,她把晏家的远方亲戚送进监狱了,这不是打我们宴家的脸面吗!反正我跟她没完。”
宴岁岁冷哼,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也不看看他们晏家在Z国是什么地位,姜家在晏家面前充其量就是个暴发户,有什么可豪横的。
闻言,简白又睁开了眼,提醒一句:
“岁岁,家族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要掺和了。”
晏岁岁切了一声,故意抬脚,重重地踹了姜檀儿的座位。
睡梦中的姜檀儿一个激灵,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迷糊地望了一眼姜江。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踢糖宝的椅背?”
姜江恼怒得厉害,没好气地盯着晏岁岁。
“没什么意思,脚滑,不小心喽。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又没掉块肉,一个大男人还想动手打我?”
晏岁岁不以为意,悠哉悠哉地带上耳机,仰躺着听音乐。
姜江是气不打一出来,迅速站起来,摘了晏岁岁的耳机,严厉地警告:
“你敢欺负糖宝试试,我管你是不是女人,照打不误。”
晏岁岁也不依了,上手就去抢耳机,美甲在姜江脸上刮出一道红痕。
“好好说,怎么还动起手了。”
余清欢在一旁劝说。
刚缓过神的姜檀儿,拉住了姜江的胳膊。
原本是想劝说自家小哥,不成想给晏岁岁了机会。
晏岁岁趁着姜江站着不动,动手狠狠地挠了姜江的脖子,划破了皮,渗出点点血迹。
“大明星,你的素质就只有这么多?”
姜檀儿握住了宴岁岁的手腕,眼神瞬间冷了。
“怎么,你们兄妹想联起手来打我?”
宴岁岁盛气凌人。
一副极力讨打的样子。
姜檀儿:……
姓宴的人都不怎么好搞的样子。
“打你,不用我小哥,我就够了。”
她迅速扬手。
包括节目组和在场的嘉宾,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瞧着就要宴岁岁就要挨上一巴掌,姜檀儿的手被握住了。
“我替岁岁给你道个歉,这事是她做错了。”
简白丝毫没有明星架子。
语气儒雅随和。
“我哪里错了?哥,你干嘛要道歉……”
宴岁岁不依,她就不信姜檀儿敢打她。
正叫嚣,脸蛋被捏了,声音都变了调。
姜檀儿单手捏着宴岁岁的瓜子小脸,愣是捏出两个小窝,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只有四岁吗?这么无理取闹,你哥可比你懂事多了。都在同一个节目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就当我小哥是被猫抓了。”
她声线撩人,瞳子里晕染着浓郁的气场,飒飒地望着宴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