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京都閲讀

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
小說推薦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谢邀,人在山海经,正在打怪
“……”
阿苏卡用着探究的神色盯着叶泽那明显有些没底的表情好一会,突然,嘴角轻轻上扬,扯下遮住下半张脸的围巾,然后拉住叶泽的衣领,脚尖踮起,嘴唇在他的脸上轻轻一触。
叶泽的表情一下子就变的僵硬起来,他想的硬气,但真的这样,他又有点无法适应了,但很快,他压下那股不自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神躲闪地说:“发烧一般都伴随着感冒的,你可别把感冒传染给我了……”
“哼哼~”阿苏卡看着叶泽故作镇定的脸,笑的眉眼弯弯:“原来你也会害羞啊~”
“……”这次轮到叶泽不说话了。
他顿了顿,接着果断转移话题:“我不想回会场了,你带我逛逛京都吧,听说京都是瀛洲传统文化最浓郁的地方。”
阿苏卡对叶泽那拙劣的转移话题技巧略感无语,不过她还是点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因为演出和活动的关系我倒是经常来京都啦,不过我可没有当过导游喔。”
“认识路就行。”叶泽说着,已经拉着阿苏卡走进了街边一家自行车店里。
然后在阿苏卡疑惑的目光中,非常爽利地掏钱买了辆自行车。
“不瞒你说,其实在很久以前的时候我就经常幻想一个场景,就是骑自行车载女朋友逛街,最好是比较古风的城市,现在的情况几乎完美符合我的幻想,没有理由不干啊。”叶泽拍着自行车的坐垫,笑容满面道。
“咦——”阿苏卡惊讶了一下:“你竟然还有这么天真烂漫的想法吗?”
“天真烂漫……”叶泽嘴角轻抽,然后哼道:“你就说你配不配合吧。”
“嘻嘻,当然配合啦,毕竟是那么浪漫的事嘛,就是可惜了天气不太好。”阿苏卡上前一把挽住叶泽的胳膊,有些撒娇意味的说道。
叶泽的表情再次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但只是一闪即逝,他推着自行车,仰头看了眼惨白的天空,认同地点点头:“确实,天公不作美啊……”
说着,叶泽再次摸出了手机,天公不作美没关系啊,相信热情好客的【黑船】会给自己一个面子,成人之美。
想着,电话再次打了出去。
接通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叶泽按下拨打键的瞬间,手机里就传来了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还有些低沉:“有事?”用的还是中文。
“当然,没事干嘛打电话给你?我听说你们黑船的体系完全模仿了白玉京,所以就想问问,你们黑船有没有设立气象部门。”
“……”那边的声音微微一顿,然后冷笑道:“呵呵,你堂堂帝子,想改变一下天气还要问别人的意见?难不成真的像传闻中的一样,因为无法驾驭超出承受极限的魔能,所以废了?”
“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没错,我废了,怎样,要不要派人来干掉我啊?上午那个我看就很不错嘛,最后我其实就是装腔作势吓他一下,他要是没跑,我都被他干掉了。”叶泽吊儿郎当道。
“哼!”电话对面的人一哼:“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说罢,他又道:“你要改变京都的天气?”
“废话。”
“晴天?”
“昂。”
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叶泽撇撇嘴:“没礼貌,三年前挨一顿揍记到现在,真踏马绝了。”
“那个……”阿苏卡拉了拉叶泽的袖子,歪着头问道:“怎么了吗?”
因为刚刚的叶泽全程用的是中文,阿苏卡完全没有听懂。
“没事。”叶泽摇头,然后眼睛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将自行车停在一边,然后朝阿苏卡笑道:“我给你变个超大型的魔术吧。”
“啊?”阿苏卡眨眨眼,完全理解不了叶泽的脑回路,怎么好端端突然要变什么魔术,怕不是没吃药?
但为了照顾叶泽的心情,她还是配合道:“什么魔术?”
“改变天气,你看好啊,现在天上被乌云笼罩是吧。”叶泽指着天空朝阿苏卡道。
阿苏卡看了眼天空,讷讷点头:“嗯。”
“看好哈。”叶泽说着,用手指比划了手枪的手势,接着,对准天空,过了大概十几秒,当他注意到头顶某处的阴云上突然破了个洞的瞬间,叶泽大喝一声:“啪!”
霎时间,乌云瞬间像是遭受了什么冲击波一般,瞬间被击成了无数碎片,而伴随着一道接一道的无形冲击。
乌云,消失了,只余下几朵棉花糖般的白云,蔚蓝的天空播撒下了它原本的光彩,十二月的暖阳流淌出淡金色的光辉。
叶泽得意地看向早已经捂着嘴巴,目瞪口呆的阿苏卡,轻轻笑道:“厉害吧?”
阿苏卡睁大眼睛看他:“怎么办到的?”
“你猜?”
“刚刚那个电话?”
“矮油。”叶泽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你没想象的那么呆嘛。”
阿苏卡瞪了他一眼,然后轻轻一叹:“总感觉在你身边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为过呢……”
“emmm……你这么说的话其实也没错,因为改变天气这种事在我身边确实是很常见的手段。”叶泽相当认可地点点头。
“……”阿苏卡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叶泽深吸了口气,跨上自行车,转头看向阿苏卡,笑容灿烂:“上来吧,记得抱紧我啊,摔了我可不负责。”
阿苏卡鼓鼓脸颊,侧身坐上了后座,这家伙每次都说不负责,但每次都说话不算数。
……
“樱花树还真是多啊。”自行车行驶在路上,叶泽视野的余光扫过一棵又一棵随处可见的樱花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是呀,春天的时候超级漂亮!等四月份的时候……”阿苏卡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然后迅速转移话题道:“你喜欢樱花吗?”
“喜欢啊,我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叶泽说。
“那你一定很花心。”
“谁说的,我要是花心,你能有机会成为我的初恋嘛?”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阿苏卡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一缕缕难以言明的甜蜜感涌上心头。
即使知道此刻骑着自行车载自己的男孩终究不会属于她,尽管明白他们之间的恋人关系只有一个月的保质期。
風斯 小說
但——阿苏卡还是忍不住用力抱紧了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背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和气息。
仿佛是要将这一刻牢牢烙印在心间一般。
暖阳洒在街道上,或许是因为近地层温度略高了些吧,雪花落下都成了湿雪,包括今天的雨夹雪,也就导致了,明明此前雪明明下的那么大,放眼望去,竟是很难看见积雪。
潮湿的地面也因为太阳的出现,和城市优良的排水系统,一点点变的干燥起来。
温度,慢慢回升。
中午的太阳很温暖,将早上还冷的不行的京都,照耀的仿佛回到了春天。
“好热啊……”阿苏卡忍不住嘟囔起来。
正出神地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街景的叶泽,忍不住微微一叹:“你事真多,上午还冷的瑟瑟发抖,现在又抱怨热了,烧才退多久啊,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是才结痂就忘记疼了啊。”
“可是真的好热啊~”阿苏卡抱着叶泽的腰,嘟着脸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出声。
叶泽无言以对,正想着解决策略,他突然注意到旁边一家店,人来人往进进出出,进去的基本都穿着正常衣服,出来的却大都是和服,想了想,便道:“那是租和服的店吧?你要穿和服吗?”
“好呀好呀,来京都果然还是要穿和服呢~”阿苏卡立刻赞同了叶泽的提议。
叶泽点点头,脚下一踩踏板,自行车窜了出去。
“咦?不是说要去租和服吗?”阿苏卡有些不理解叶泽的操作。
叶泽翻白眼:“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租和服?”
“啊?那……”阿苏卡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道:“你不会是想去买吧?”
“不然嘞,我有些洁癖的,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叶泽说。
阿苏卡无语道:“那不是洁癖,那是有钱人综合症吧!”
“切,听你这口气是不乐意啊,那我自己买一套,待会回来给你租一套好了。”
“哼,我可没有那么多毛病,租就租!”
“你说租就租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你说租,我偏要买,哎~就是玩!”
阿苏卡气得想咬人。
叶泽对于穿的,其实没有太讲究,不过那是针对自己,到了要送人,尤其是送自己女朋友的时候,那就不得不讲究了。
和服店,他三年前来瀛州的时候就有过了解,最高档的和服店,据说需要熟客介绍才能成为新的客户。
他不知道那种高档的店哪里能找到,但问题不大。
叶泽单手扶把骑车,另一只手摸出手机,再度打了个电话出去。
在这别人的地盘,不懂的一定要问,人家那么热情好客,有什么要求也一定不能客气,不然别人说不定会误会自己看不起人家呢。
于是没过多久,叶泽就通过电话那头,明显压抑着怒气的声音的指引,在偏僻的巷弄,找到了一家建筑风格相当古典的和服店。
此刻店门口,已经站着几个人在那里等候了,一男三女,男的可能是老板,他身边的中年女人大概是老板娘,而后面两名漂亮的年轻女性,应该是服务员。
看到骑着自行车进来的叶泽,为首的一名和服中年顿时眼神一亮,迎面走来:“是叶先生和斋藤小姐吗?羽生先生已经打过招呼,您们的希求我已经了解了,请放心,我们一定包您满意。”
叶泽一边停车,一边点头:“嗯嗯,那他说没说记他账上啊?”
“额……这个……”中年男子笑容僵硬。
叶泽笑了笑,牵起身边阿苏卡的手:“开玩笑的,进去看看,有成品吧?”
“有的,有的。”老板连忙客气道:“我们一般都会准备一些成品提供给没有预定又急需的客人,当然,它们和定制的一样,全部都是手工制成的完美产品,我们的后院里就是手工作坊,您可以带着您的恋人一起去参观一下……”
“不用,直接带我们去看成品就行。”叶泽打断道。
“好的,请跟我来。”老板二话不说立刻引路。
相当和式风的室内,摆放着几架木质人偶,上面整齐地穿戴好了一件件华丽漂亮的和服。
一共五只人偶,也正好五套和服。
三件振袖,两件留袖。
三件振袖的,又刚好囊括了大振袖、中振袖还有小振袖三种。
两件留袖一件是黑色的黑留袖,一件是暖黄色的色留袖。
无一例外,看上去都相当的好看,叶泽只是大致扫了一眼,朝一边的服务员示意了下阿苏卡:“都是适合她穿的吧?”
旁边的服务员立刻鞠躬解释:“是的,这间屋子里的和服都是专门为一米五五至一米六零的女性准备,非常适合这位小姐。”
“行,除了那件黑留袖,其他的都要了。”叶泽说。
黑留袖一般是已婚女士的着装,人家阿苏卡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自然不能穿那个。
阿苏卡拉了拉叶泽的衣袖,小声道:“买那么多干嘛?”
“四件多个毛线。”叶泽一翻白眼,朝服务员道:“带她去换上那件红底色的小振袖。”
服务员客气地鞠躬,然后来到阿苏卡身边,温声细语:“请跟我来。”
阿苏卡目光复杂地看了叶泽一眼,然后跟着服务员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叶泽转头看向店长:“可以寄送吧?”
“一般客户是不支持配送的,不过像您这样的贵客自然是满足一切需求。”老板对叶泽的态度那是没话说,鬼知道叶泽摇的人对他说了什么呢?
叶泽笑了笑:“带我去看看男式的吧。”
“请跟我来。”
……
最终——叶泽并没有选到自己的和服,他在放着男士和服的屋子里站定了好一会,最终微微一叹:“果然,我还是欣赏不来男款和服,为什么女式的可以很华丽很漂亮,男士的就那么……那啥呢。”
叶泽朝店长很是感慨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果然还是我们华夏的古装适合我。话说你们这里卖汉服吗?实在不行影楼装也行。”
店长汗颜地鞠躬道歉:“很抱歉,我们这里是和服专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