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笔下生花的小說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一章 私生女 左手进右手出 一路平安 展示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小說推薦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疯了吧!长公主把疯批质子囚禁三天了
悵然離戈是個木頭疙瘩,依樣畫葫蘆的人,到如今都小認真問過友愛的胸臆。
“我從未有過想去的處所,又離諾還在姜國。”離戈對峙,姜纓見說不動他,重新看向凌諾,“郡主呢?若你想再行復興公主身價,我精美協作你做一齣戲。就說,前你做的全套決斷,都是我輩逼你的。”
“聽由何故說,你都是瓊枝玉葉,五帝決不會審不拘你的。”
“不要了。”凌諾舞獅,金枝玉葉?別人渾然不知庸回事,她卻心知肚明,她固有就想逃脫那身份,現階段終於收隨意,她天生不會再走回後塵,僅,她若不斷絕身價,又隨著他倆距了牢獄,司蘭城,她怕是待不上來了。
“我……”凌諾剛想說無須,離戈起來,跪在姜纓就地情商,“司蘭公主之前都出於救我,從而才惹怒司蘭統治者的,要是郡主果然有抓撓幫她,就幫幫她吧。”
“你也是如此想的嗎?”姜纓沒會心離戈,看向凌諾。
“不,我不想再做郡主了,今昔這麼著也挺好的,徒,如其你們脫節了司蘭,父皇……天恐怕不會放行我,我能可以請爾等帶我旅去姜國。”凌諾奉命唯謹看了離戈一眼,此後看向姜纓。
凌諾容許是因為司蘭大帝,沒道道兒陸續留在司蘭了,可更多的道理,理所應當是離戈吧。
姜纓洞燭其奸她的心思,也甘願周全,“這一次你幫了咱叢,將你害到如此境地,吾輩定準能夠丟下你就這麼樣走了,正本我還惦記你不願與咱倆一併回姜國,目前倒省了為數不少不勝其煩。”
“失效。”離戈站出拒,“她未能和吾儕回姜國。”
“何故辦不到?”姜纓反詰,離戈猶豫不前有會子說不上來一句話,凌諾站在邊際,眼眶益發紅,淚在眼窩裡竭力團團轉,卻剛正的拒諫飾非湧動。
“你是不推求到我嗎?依然憂愁,我去了姜國,會不絕糾葛與你?”
離戈閉口不談話,凌諾張,陡當,心裡像是被人打了一般性,疼的她能夠深呼吸。當年她得悉溫馨偏向父皇婦女時,也很痛苦,卻遼遠不曾目前這麼樣痛徹內心。
“你安心,你以前與我說的很喻了,而我,也偏向一個死纏爛打之人,迨了姜國,我毫無會再油然而生在你眼前,我如許管教,你可稱意了?”
“公主為什麼駁回養?”離戈渺茫白,有家不回,怎非要流離轉徙?要他有家,他定位決不會這麼樣無度,“而且,你無去姜國生存過,這裡的小日子民風,你能合適嗎?你到了姜國,要拿好傢伙餬口?你可想過?”
“既往,你是不可一世的公主,罔立身計揹包袱過,到了姜國,你就數見不鮮民了,無名氏的年月,你會過嗎?你會民風嗎?”離戈惦念。
“能可以習俗,能決不能事宜,那是我的事兒,就無須你操勞了。”凌諾慪氣,“總的說來,此事我意思已決,任由誰來勸告,我都決不會轉移計。”
魔女的小跟班
姜纓見房裡的憤慨不對勁,讓陸竹將離戈拖帶後,拉著凌諾起立,“雖然離戈漏刻些微徑直,但小心聽,就能發掘,他是為你動腦筋過的。凌諾,你是個聰明人,適可而止的真理,你不該知情吧。”
蓝山灯火 小说
“連你也認為我去姜國事以他?”凌諾膽敢諶的看向姜纓。
姜纓一從頭實是諸如此類想的而是時下張凌諾的神色後,頓然悟出了她的身價,繼之明亮的嘆了連續,“我想說的是,他興許錯對你無情,徒還沒出現,你再給他一絲工夫,容許,他高效就能曖昧了。”
凌諾對此泯報普想頭,“你們今夜截囚的業務,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浮現,爾等相應立遠離司蘭,而誤趕後日。”
姜纓也想過這個典型,可她還有事宜沒做完。故而,只好再鋌而走險等一等。
太尉府
“哪,郡主和那名姜同胞都被人劫走了?”太尉多年來幾太陽顧急忙祁淮墨的營生了,也忘本牢頗人了,這會聽見本條音塵,二話沒說追詢親兵,“郡主現在何以?那賊人可有傷害郡主?”
捍支吾常設說不出一句話,太尉瞧,再有啥子渺無音信白的,“碩的死牢,公然沒人把子,無怪乎會被人這麼著艱鉅的將囚拖帶,你還愣著幹嘛,馬上找人,去追。”
警衛撤出後,太尉不寬解凌諾,親身帶了一隊人謀劃在城中搜尋,剛出版房,就看出愛妻帶著婢女走了死灰復燃,四目相對後,太尉繞過老婆,計較飛往,媳婦兒擋駕他,“然晚了,老爺這是要去那裡?”
“機務。”太尉坊鑣不太想與老伴頃,口舌裡,盡是疏離。
“你們幾個,去沿守著。”媳婦兒將女僕虛度後,到來太尉枕邊,“外公但要親去找那千金?”太尉不敢憑信的看向前頭的人,“你哪邊亮堂的?”想開哎呀後,眉眼高低變了又變,“你想做焉?”
“不想做哪門子,就是說報公公,這世,可沒有第二身會像我如此這般好心,明理道你的絕密,實踐意給你守著。可東家,我守著你的隱私,亦然要甜頭的,要不,何許佳偶情分,這些虛的,是困日日我的。”
“你終想做好傢伙?”太尉沒了誨人不倦。
“很簡,讓我岳家表侄,娶了她。”
天才男高的蠢货们
愛人無愧的瞪歸,太尉想也不想,直推遲,“你孃家內侄是如何廝?司蘭城名震中外的花花公子,成天依依不捨花街柳市,還沒娶正妻,府裡的妾室通房,不曾二十個,十幾個亦然有些,云云的崽子,可以情趣打公主的貫注?”
“呸,哎呀公主,無上是個見不興光的私生女結束,本老婆若病看在少東家的體面上,這麼著上不得櫃面的妻室,本內看都決不會多看一眼。”少奶奶擺貧嘴賤舌。
“閉嘴,她訛誤你能苟且恥的。“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愛下-第六十三章 不知好歹熱推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小說推薦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疯了吧!长公主把疯批质子囚禁三天了
“秋闱在即,这次秋闱主考官,监考官员也该定下来了,皇上可有推荐之人?”以往主考官是太师,监考官是太师的人,最后科举选出来的人,成了太师的门生。
这也是太师能在朝堂一手遮天的主要原因,姜缨既然要打压太师,渐渐瓦解太师在朝堂的势力,科举这条路,便是必须要堵死的。
可满朝文武百官,谁又是那个真正忠君的?
“护国公。”
姜缨不过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姜绍真的推荐了人选。
“为何?”姜绍下意识询问。
“在朝堂之上,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皇姐替的,护国公必定站在皇姐这一边,再者,私下里,护国公总是看着绍儿偷偷抹眼泪,表哥说,他是想母后了,皇姐说过,重视亲情的人,大多不是坏人。”
“人小鬼大。”姜缨笑着点点头,“不过,你说的确实没错,护国公确实是我们眼下最好的选择。一来,你是他的亲侄子,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对护国公府最有好处,二来,护国公是资历不比太师差,由她做主考官即便是丞相那些人,也说不得什么。”
不过此事,她还要等见了护国公,亲自与他谈了之后再做定夺。
当天晚上,姜缨召见了护国公。
完美主义症候群
“下官拜见长公主。”护国公进来后,上前行礼,姜缨三两步上前,扶住他,“舅舅,这里没有旁人,这些规矩也就免了吧。”
“公主,礼不可废。”护国公坚持行礼后,担心的看向姜缨,“公主这般着急寻下官进宫,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长公主与皇后长得有七八分像,每次看到长公主,护国公便会想起他的妹妹,从前的皇后娘娘。若是妹妹还在,看到她的孩子一个个长得好,又这般优秀,定然会很欣慰的。
“舅舅眼眶怎么红了?”姜缨扶着护国公坐下。
“没事,就是想你母后了。”护国公叹了一口气,说起正事,“公主还没说,找下官何事?”
“舅舅这些年,可记恨过母后?”当年,母后生下绍儿不久,父皇就封绍儿做了太子。母后担心护国公仗着皇家的权势,结党营私,渐渐减少了与护国公的来往,为此,护国公夫人没少在背地里编排母后。
护国公虽然没有追问过母后缘由,可在母后过世后,便与他们疏远了,直到她大婚,护国公第一次主动找了他,那个时候,姜缨觉得,或许母后错了,他这个舅舅,与历史上那些外戚是不一样。
“你母后是下官唯一的妹妹。”护国公提起先皇后,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伤心,“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再说了,你母后那么做,也是为了护国公府好,为了你们姐弟好,下官都明白。”
她就知道,他这个舅舅是个聪明人,“若是母后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定然会很开心的。”
解决了护国公的心结后,姜缨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些历朝历代里,外戚干政的事情,护国公为官多年,若刚才还不明白她的心思,眼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文武百官都觉得公主是女子,存了怠慢之心,可他们却忘了,这个被他们怠慢的女子,可是先皇一手教导出来的,先皇当年的本事,四海震惊,他调教出来的女儿,又能差到哪里去?
这一刻,护国公十分庆幸他的理智,没有与那些人同流合污,欺负他们姐弟。
护国公起身跪于姜缨面前,“下官能有今日,全靠先皇提拔,下官至今铭记,所以,下官绝不会做有伤姜国之事,此心,天地可鉴。”
“舅舅,阿缨信你,快快请起,夜里凉,小心您的腿疾。”姜缨亲自扶起护国公,“舅舅是我与绍儿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舅舅说的,我自然相信,何况眼下这个局势,我与绍儿,能相信的也只有舅舅了。”
一直到出宫,姜缨也没说今日寻护国公来未央宫所谓何事,回去的路上,护国公坐在马车里思量了好久,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回过神。
这个小丫头,藏得可真深。
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姜缨心情出奇的好,闲来无事,便起身去了暖阁。
祁淮墨趴在床上看书,见姜缨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姜缨见怪不怪,附身掀开他的衣服,瞧了一眼他后背的伤,伤口已经结痂,恢复的不错。
“公子,该喝药了。”太监端着汤药进来,看到姜缨后,赶紧跪下行礼。
“把汤药端来,你可以退下了。”
太监离开后,姜缨端了汤药坐到床前,“你是躺着喝,还是坐着喝?”
祁淮墨扭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带着疏离,语气寡淡低哑,“公主金枝玉叶,在下不敢麻烦。”祁淮墨依旧趴着,姜缨见状,没了耐心,放下汤药,强迫祁淮墨坐起身。
“喝药。”
祁淮墨看看姜缨,又看看汤药,眼底带着几分审视与怀疑,姜缨见状,哪里还看不出他的心思,直接气笑,“你怀疑本公主端的是毒药?”
祁淮墨不说话,像是在默认。
“不知好歹。”姜缨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现在能喝了吧。”
化龙道 龙冬强
祁淮墨轻蹙起眉宇,依旧没有去端碗,姜缨也不废话,拿了勺子,亲自喂他,一阵风将窗子吹开,明亮的月光洒入屋子,昏黄的烛光下,姜缨解去复杂的发髻,一头浓密的头发披在肩膀上,风吹过时,有几根头发跑到了脸上,张扬的发丝在她白皙的脸上晃来晃去。
祁淮墨没忍住,伸手想去把那几根发丝弄到耳后,可当手触碰到她柔软的脸颊时,僵住了。
“你在做什么?”姜缨皱眉,一把打开他的手,“好好喝药。”
祁淮墨回过神,暗自懊恼,他刚才肯定是疯了,居然会觉得这个女人安安静静的样子,十分好看。祁淮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告诫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仇人,是他发誓,有朝一日要取她性命之人。
喝完药,姜缨又给他倒了一杯水,看着他喝下后站起身,“好好养病,别再想一些有的没的。你放心,只要你安分守己,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本公主会让你回周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