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最後的工讀學校 txt-第三十四章:十八羅漢湊齊了推薦

最後的工讀學校
小說推薦最後的工讀學校最后的工读学校
“你为啥请我们吃饭啊?请问我们怎么称呼你?”王耕校长也走过来了。
这个年轻人站起来,对“二王”领导说:“王校长、王书记,你们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们,只是今天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们,可否我们一起吃,我有一件事相托!”
“噢?那就过来吧。”王耕校长看了看了王书林书记,见他没有反对的表示,便邀请这年轻人到自己桌子上。
“我姓夏,叫夏伟。”年轻人一坐下,便自我介绍。
“那你是……”王书林书记还是很警惕,警察队伍有纪律,对陌生人或这种来路不明的饭,一般不吃请。
“王书记,我是个正派人,前面那个歌舞厅是我的,我也有你们警方的朋友。”
“噢,那你认识谁?”王书林书记问,他依然没有拿筷子。
“我们辖区派出所的蒋所长。”夏伟说道。
“你们辖区,你说的是蒋小泉所长。”王书林一看,这一片是山南派出所。
“对对对,蒋所长。”
“那你找我们干什么?有事可以去找蒋所长啊。”王书林一听,看来此人所找的事,连蒋所长也搞不定,十有八九是来开后门的,这饭更不能吃了,便使个眼色让自己的侄女去结帐,把年轻人的饭钱退掉。
这个叫夏伟的年轻人笑笑,伸手拦住了王书林书记的侄女,“王书记,你不用多心,我不是找你开后门的,只是我有个弟弟不太听话,他和另外两个同学惹了点事,打架现在被行政拘留了,明天就放出来了。蒋所长已经把我们三家叫过去了训诫,让我们家长严加管教。”
“你弟弟多大了,在哪?”王书林书记立刻追问。
“我弟弟今年十六,另外两个同学十七。”
“不对呀,治安管理条例规定,年满十六未满十八岁的初次违反治安管理法的可以不执行行政扣留,看来不是第一次吧。”王书林书记这点,认真法律他要比王耕书记更门清。
“是的,是的,多次了,在家排行老小,从小被外婆宠坏了。”
“他们没有上学吗?”
“我弟弟和另外一个上学,还有一个辍学了。这回来学校也不会再要了,蒋所长建议送到你们阳光学校去,并且还给了我电话,我下午还去过你们学校,从墙上的公示照片,认出你们了。”
听到夏伟这么一说,王耕校长想起来了,学校的公示栏,自己的和王书林书记的相片都有。“你的意思,是要把你弟弟和他的同学都送到我们学校去?”
“是的,是的,请二位领导一定要帮忙,否则我这生意也做不好,家里实在没有办法管他们了。”
一听说又是找上门的生源,王耕校长自然是十分开心,便问:“那两个孩子家长是什么意思?”
“他们,他们当然是同意哦,他们委托我来联系的。”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知道我们学校的招生条件吧。”
“知道知道,明天我们三个家长到拘留所接到孩子,就直接送过去,行吗?”
“可以。”
“王校,这饭不能让小夏请,我们还是各吃各的。”王书林书记一听是此事,更加坚定,这夏伟一看,也没了办法,反正问题已经解决,也就不再坚持了。
等夏伟一走,王书林书记对王耕校长说:“王校,一会儿我来打个电话给蒋所长,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耕校长看看王书林书记,不明所以。
“我看这个叫夏伟的,也不是什么好鸟。”王书林书记压低了嗓子说。
王耕校长一听,拿眼瞟了瞟,果然脖子上那两个十字架项链,左耳上的耳钉,右手的食指上戴的黄金戒指,再看看他对面坐的那个人,两个都是一身的痞气。
唉!现在王耕校长属于典型的“饥不择食”,只要是有学生愿意到阳光学校,自己还有得挑吗?“书记,你问问也好,这样的家庭不出问题才怪。”
三个人吃完饭结帐,各自回家。
从明天起,学校真的成为十八罗汉了。
要是十八罗汉没有了神仙功力,单凭个人素质和本事,绝对比不过阳光学校的这十八个学生。王耕校长第二天上午一到学校,立刻按照夏伟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
“王校长,我们已经在拘留所门口啦,一会就送三个孩子过去。拜托拜托。”没等王耕校长发话,夏伟就忙不迭地说开了,那急迫的语气,仿佛就怕王耕校长变卦。
“那好,我们在学校等你。”
王耕校长一说完,立刻把值班的于洋老师找来了,同时也把法制副校长李阳也喊了来,有个穿警服的,对三个新生也是一种威慑。
“怎么住?”于洋老师问。
“老规矩,打散。三个老生的房间各抽出一个,重开一间新宿舍,然后老房间再各安排一个新生住进去。”王耕校长吩咐。
结果是:第一个房间留下童象与樵夫小陶,汉大吹李翰墨调出来;第二个房间留下蜡笔小新徐新与涛涛,爬墙虎贾虎调出来;第三个房间留下羊羊羊朱阳阳和宁波老大朱当当,把打篮球的张彤和小蛔虫周乐调出来。于是就有了第四个男生宿舍,住进去打篮球的张彤和小蛔虫周乐、汉大吹李翰墨、爬墙虎贾虎。
等布置完这一切,法制副校长李阳也赶到了学校。没等坐稳,夏伟和另外两名家长带着三个孩子也到了学校,办手续来了。
一看这三个孩子,王耕校长也是一惊,首先是个头,如果不看户口本,绝对那就会看成是成年人。
最高的那个男孩叫夏宇,小名宇宇,十六岁,这个孩子就是夏伟最小的弟弟。
稍微矮一点的是个细高个,一头的长发,真名叫郑小毛,因为在家排行老三,绰号“长毛三”,十七岁,辍学。
和长毛三郑小毛个头差不多、胖乎乎的孩子叫单友高,比夏宇大一岁,同班同学。
长毛三郑小毛一看就像个混混,手臂上有一长串圆圆的香烟烫的伤疤以外,而且还有一朵瓶盖般大小的梅花文身,玩世不恭的脸上依然遮挡不住那青涩。
其他两个孩子还好,也许是刚刚从拘留所出来,眼神躲闪,暂时看不出明显的恶象。
“王校长,给你添麻烦了,这三个孩子平时表现还是不错,就是为人处事有些冲动。”夏伟一脸谄媚的笑,他的身后,站着另外两个家长和一个女孩。一个是长毛三的母亲,一个是单友高的父亲,那女孩是随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长毛三的母亲一看就没有什么文化,她还是在一边帮腔:“王校长,我家这孩子比较倔,除了爱打架,爱给人帮忙,我真的没有看出他有什么恶习。”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包,里面卷着的一摞人民币。“王校长,我家这孩子虽然已经退学,但我还是想让他继续读书,有人管着他,我才放心。”
“请问你在哪工作?”王耕校长问。
长毛三郑小毛的乡亲指指夏伟说:“我在夏总那里做保洁。”
“哦。”王耕校长明白了,他指指那女孩,“这位是他妹妹吗?”
“不不,她是我儿子的女朋友。”
王耕校长吃了一惊,看着面前这眉清目秀的女孩不过就是一个中学生,她和长毛三郑小毛竟然谈恋爱?这种母亲当的就让人无语。
他转脸又看看单友高的父亲,职业不用问了,与蜡笔小新徐新的父亲一样,穿着环卫工人的服装。他问道:“你的孩子怎么回事?”
冷王狂寵:嫡女醫妃
单友高的父亲比较木讷,“我们两口子都做保洁,他妈妈在菜场,我在中心广场,平时顾不上对他的管教,这个败家子不学好,一点也不让我们两口子省心,天天打架不好好学习,要把我两口子气死他才高兴。”
王耕点点头,单友高倒是一个原生家庭,可是由于职业的关系,早出晚归,给予孩子的引导与帮助太少。
“如果你们三位学生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愿意接受,需要你们在这份协议上签个字,交纳一定的生活费用和学杂费就可以了。”
“啊,还要签协议啊!”三个家长一齐叫起来。
“是的,对孩子的教育与安全,我们需要家庭与学校保持高度的一致,需要你们的配合。如果连基本的配合都不愿意,这孩子我们不能接收。”
“愿意,我们愿意出钱。”夏伟和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连忙表态,而单友高的父亲一直沉默不语。
“这不仅是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家长的配合,包括孩子节假日回家后的管理与教育,包括不能让他们接触网吧,不能接触生活上的不良习惯,如抽烟、酗酒、赌博、色情、迷信等等。”王耕校长补充。
“这,这……”首先是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面露难色,“我家儿子已经有烟瘾了怎么办?”
“阿姨,他可以戒!”一直站在长毛三郑小毛母亲身边的那女孩突然张口说话,倒是把王耕校长吓了一跳。看得出来,她非常支持长毛三郑小毛复学。
“那就签吧!”夏伟带头拿起笔,开始签起来。
那边王耕校长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