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天龍秘史 薛定諤的熊兒-205.靈州大戰(四)推薦

天龍秘史
小說推薦天龍秘史天龙秘史
次日,玄空打坐休息,忽听一阵尖锐的号角声。他心一凛:“这是集结的号角,西夏人又来了。”站起身,对慧竹二人道:“你二人紧跟着我!”三人匆匆赶向帅帐。
种谔、刘昌祚二人身披铠甲,率三军齐出营地。
玄空守在二帅身旁,东西顾盼,只见得将士们神情呆滞,也不畏惧,也不兴奋,经历连日的大战,都已经麻木了。原本四十万大军,现剩下不足三十五万数,在大营前三里处,列阵整齐待战。
只听种谔叹道:“西夏人一战不胜,隔日又卷土重来,可见其求战心切。”刘昌祚点头道:“西夏人锐气受挫,竟不休整,想必是另什么诡计,不可不防!”种谔道:“刘兄,你盯右军,我盯左军。”刘昌祚答应了一声。
稍时,隆隆马蹄声由远及近。西夏人大军压来,万马奔腾,浩浩荡荡,扬起万丈沙尘。西夏军驰到宋军列阵处半里外,便即停步。两军相隔,刚好远过宋军弓箭射程。
二帅下令擂鼓,咚咚咚震天动地,搅的所有人心跳加剧。那些麻木的将士们,再次热血激昂,紧紧握起了兵刃。
对面也传出三声鼓响,随之西夏兵如波浪般向两侧分开,竟有一支重甲骑兵队整整齐齐奔到阵前。遥望见,马上人个个凶悍矫捷,座下马匹匹雄壮神骏,人戴铁盔、铁甲,马连铁索,披铁衣,真可谓人如虎、马如龙,铁甲锵锵,杀气汹汹。
种谔道:“是铁鹞子军!西夏人的铁鹞子军来了!” 宋将齐惊。二帅立刻传令,所有盾牌手、长枪手挡在阵前,弓箭手列阵在后。
玄空素闻铁鹞子军的名声,心头一震,眼见这支人马约万数,皆穿铁甲,装备精良,远非常规军可比。但又听说铁鹞子军是西夏皇帝的亲兵护卫,想不到也被用来冲锋陷阵。
玄空一望之下,不禁心中暗自忧虑:“铁鹞子军如此厉害,也不知宋军能否抵御的住?这一战又要打杀了多少人命?”
种谔、刘昌祚二人从未与铁鹞子军交战过,眼见对方如此气势,脸上不经意间也流露出惶惶之色。
但听对面一声嘹亮的号角,铁鹞子军齐声呼啸,纵马奔将而来。
众将下令放箭,弓箭手挽弓搭弦,霎时间万箭齐发,密如骤雨,却也挡不住铁鹞子军的钢铁洪流。
铁鹞子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阵前,盾牌手、长矛手来不及反抗,纷纷倒下。后面的士兵要么吓的呆住了,要么吓破了胆,向后疯跑,仍是逃不过铁蹄践踏、长枪搠刺。一眨眼的功夫,宋军前军裂开一个缺口。
二帅均想到:“敌军的战马由铁索连在一起,合万马之力,驰骋突击势不可挡,但要调头十分不易。铁马连环弊端在于不够灵活。”当即下令,让前军、中军避向两侧,不与铁鹞子军正面相抗。
然而二人决策虽快,也不及铁鹞子军奔行奇速。转眼间,敌军已冲到中军阵前。玄空一见情势危急,左手扯住二帅,右手拉住二僧,身如纸鸢般飘出百丈。中军护卫躲闪不开,登时被撞的人仰马翻。铁鹞子军只一冲一掠,就令数千人命丧当场。又听一声号响,其余西夏骑兵也跟着冲杀上来。
玄空将几人放下,纵目望去,只见铁鹞子军呼啸掠过,并不恋战,其余西夏骑兵也不都共同出击,而是几个营冲杀过来,另几个营归阵,如此一波接着一波消磨宋军兵力。步兵大军则按兵不动。
玄空心思一动,说道:“二位大帅,快命我军骑兵追击铁鹞子军,让全军出击,冲向敌军大阵。”二帅登时会意,铁鹞子军马匹相连,调头不易,命骑兵绕后追杀,自能有效牵制。而我军一旦与敌军短兵相接,铁鹞子军避免伤及自己人,也就不能肆意的冲杀。二帅即刻下令,大军主动进攻。伴随冲锋的号角声,三十余万人大声呐喊,高举兵刃冲向敌阵。铁鹞子军见此情形,只好解开铁链,转头与宋军厮杀起来。
两军近身鏖战,好不惨烈。枪矛齐舞、刀剑相击,杀声四起,响彻旷野。鲜血横流,染红了战场,断首残肢,污浊了泥沙,将士战死,断了家人肠。残阳如血,不及大地红,风声呼啸,不及杀声震。
玄空不愿沾染此战因果,只守在二帅身旁,并不出手。二僧看着将士们接连倒在血泊之中,无力拯救,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起了经文。
到了傍晚,吐蕃军故伎重施,绕后偷袭宋军大营。二帅得信,种谔引三万兵回营抵挡。
两军一直杀到了天黑。零星的火把,照不亮整片大地,双方都看不清敌军的面目。宋军大营方向却忽然起了大火。刘昌祚大惊,忙派属下打探。这时几个小校奔到中军,大声禀告道:“报刘大帅,吐蕃人增兵偷袭我军大营粮仓,种大帅兵少寡不敌众,望速速支援。”
刘昌祚一惊,怒道:“怎么才来?”小校道:“天色太暗,我军事先没侦查到。” 刘昌祚哼了一声,下令大军向营地收缩,骑兵先行,步兵且战且退。相隔片刻,又传来一道震惊的消息,种谔身亡!
李雪夜 小說
刘昌祚亲率骑兵,向营地赶去。内寨中吐蕃人见宋军主力归营,一边叫嚣,一边退走。刘昌祚始终想着粮草补给,眼见数车粮草燃起熊熊大火,心如滴血一般,立时命人扑救,但此地缺水,将士们唯有扬土救火,抢搬出粮草。
营地外围,两军厮杀仍不止息。喊杀声弱了,只是因为将士们喊不动了,紧握兵刃的手,仍颤抖着砍向敌人。玄空看着一幕幕惨烈之景,一时悲悯,一时冷漠,到最后只是不住的叹息。
终于一阵锣声急响,西夏人鸣金收兵了。西夏铁骑像潮水一般退却。
忽然,两个人影从帅帐中闪出,身法奇快,远非常人能比。玄空一瞧便知,这定然是武功高手,脚下一动跟了上去。借着光亮,他看清两人一老一少,分头而逃,正是司马军师与赵公子。
玄空急行如风,身子一晃挡在赵公子身前,喝道:“又是你!”
赵公子并不答话,直接出招,双剑剑尖如夜空中的两点星光,直袭向玄空面目。
玄空瞧他出手无力,不是虚招就是另有变化,待又见他剑刺到中途,下身已向侧偏,料定对手是虚晃两剑,趁机要向北逃。遂身子一转,向北先跑出两步。
果然赵公子剑出一半,撤剑便走,刚迈一步,就见玄空又挡身前。他心中着实又恨、又恼、又妒、又惧,只觉自己每遇玄空就要一败涂地,气急败坏之下双剑交叉猛砍。
玄空看准对方剑路,一只手穿过双剑之间,正掐在对手手腕上,顺势一扭一按,已将赵公子右手拧到背后,将他擒在身前。玄空伸出一指,放在赵公子后脑,喝问道:“是不是你放的火?”
赵公子已知无幸,竟也不惧,笑道:“是我不错!你杀了我,再也找不到帅印。嘿嘿。”玄空一怒,道:“吃里扒外的狗贼,看我把你擒到汴梁。”心想:“正愁抓不住燕王把柄,只消把此人送到朝廷,不信燕王能脱罪!”
忽听身后一声剑啸,好似梧凤之鸣。玄空神功圆满,旁人除非有神兵在手,否则伤他不得,但他多年习武,自然而然形成应变反应,本能地回身招架。当他看清那人的脸,登时愣住了,金刚指力随之而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