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四合院:滿院禽獸都死遠點,滾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五章 許大茂要當官熱推

四合院:滿院禽獸都死遠點,滾
小說推薦四合院:滿院禽獸都死遠點,滾四合院:满院禽兽都死远点,滚
他就呵呵了,这二大爷脸皮也够厚的,既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组长。
他这个组长屁本事没有,还贪生怕死的。
以前总嚷嚷着要找何雨柱麻烦,不会放过何雨柱的,可现在呢?
知道人家已经是食堂主任了,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跟个孙子一样。
“二大爷,瞧你这话说的就生疏了,我们之前是有误会,但现在不都说明白了吗?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先对付何雨柱如何?”
许大茂嘿嘿笑了笑。
二大爷紧紧握着手中的酒瓶,眉头紧皱。
这兔崽子来这里,肯定没安好心。
他现在这嚣张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想想也是,他算个什么?
明面上是个组长,背地里谁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头衔而已。
时代变了,他已经弄不懂了。
领导好几次都已经敲打他了,说他年纪大了,已经跟不上党的步伐了,让他再当几年就回去养老。
再让他多当两年,也只是因为现在没有更好的人选。
九品也是官,许大茂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还想要骑到他头上来。
做梦!
二大爷也没客气,直接开始下逐客令。
“二大爷,你真的不觉得好奇吗?这么多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李主任从来没有说过你的好,也没有想着要提拔你。”
“不仅如此,他还处处找你的麻烦,挑你的刺,你就真的觉得不好奇吗?”
许大茂似笑非笑的开口,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二大爷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他许大茂还是拿捏的住的。
这二大爷屁本事没有,就是想要当官。
他喝了一口酒,这才看着许大茂。
“许大茂,你到底要说什么?”
他忽然觉得许大茂也没说错,这么多年了,李主任一直挑他的刺,他就搞不懂了,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那傻柱,就已经是食堂主任了,他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傻子?
虽然现在的何雨柱,并不傻。
可他刘海中也不差啊,他们组,他忙上忙下,把他们组管理的井井有条。
可现在傻柱混的这么好,他却变成了一个空壳,仔细想想,心里还是很不平衡的。
现在这小兔崽子提了,他还真的有点好奇。
看到他这个模样,许大茂冷哼一声,老东西,老子还拿捏不住你?
“喏。”
许大茂微微抬了抬下巴,毫不客气的去刘海中灶房拿了个杯子出来。
刘海中不情不愿的给他倒了杯酒。
“快点说。”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二大爷,你不适合当官。”
听到他这么说,二大爷立刻瞪大了眼睛,脸红脖子粗的说道。
“你又知道了?我能不能当官,可不是你说了算。”
“二大爷,你也别急,听我慢慢说完嘛。”许大茂一副老狐狸的模样,“现在政治改革,以前的那一套不流行了,院委会你清楚吧?”
“我当然知道了。”
刘海中瞪了他一眼,他对国家这些政策可是积极响应的,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兔崽子来给他上课了。
不过这院委会成立的时间不长。
李主任不喜欢他,关这院委会什么事?
看到他疑惑的样子,许大茂冷哼一声,老东西,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有意思。
不过要彻底拿捏住这个老东西,他就必须掌握主导权。
所以他现在也没说话,他就是要让老东西着急,主动问话。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刘海中终于忍不住了,这才看了一眼许大茂,皱了皱眉,端着架子说道:“许大茂,你别给我在这卖关子,赶紧说,你到底知道什么?”
许大茂轻咳了一声,这才缓缓开口。
“二大爷,我已经参加院委会组长竞选了,李主任不待见你,你去肯定不行了,可我有这机会啊,你投我一票,等我爬上去,你的好日子不就来了吗?”
“到时候你这组长,也可以当的舒舒服服的。”
原来是拉票!
刘海中心中冷哼一声,眼底满是轻蔑。
这许大茂,在这里明里暗里的说他不配当组长。
怎么的,这是觉得自己配?
他呸!
这小兔崽子,还真是脸皮厚到家了。
“凭啥?我也觉得你不配当组长,我倒是觉得,那何雨柱,其实还不错。”
刘海中冷哼一声。
许大茂摸了摸鼻子,如果是别人组建的院委会,何雨柱还真的有可能当上组长。
可很不巧,这一次组建的人,是李主任,
李主任是绝对不会让何雨柱爬上去的。
可现在是民选,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刷人,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何雨柱不能去进行参选。
只要何雨柱不去,其他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可现在刘海中居然直接拒绝了!
该死的老东西,看他怎么弄他!
“刘海中,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那个组长呢,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我叫你二大爷,是给你脸,你别给脸不要,到时候日子不好过,可别怪我。”
许大茂阴测测的说道。
刘海中没想到他这么嚣张,火气立刻上来了。
純黑色祭奠 小說
“许大茂,谁给你的胆子!”
刘海中猛的站起来,想把酒杯扔在地上泄愤,可仔细想想,这杯子可是他的,还挺贵的,不能砸。
他狠狠的拍了拍旁边的凳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许大茂,胸口剧烈起伏,这个许大茂,真的是太气人了。
“刘海中,你在这里给我装什么蒜呢?我告诉你,你二儿子,进厂里的时候,你花了多少心思害了多少人,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你这个王八羔子吗?”
许大茂笑了笑淡定的拿起酒喝了起来。
“刘海中啊,你说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看不懂实事呢?”
“时代不一样了,你这个老东西,玩不动了。”
他既然敢来这里,肯定是有了把握。
可这老东西还在这里跟他打太极,他可没有太多的耐心。
刘海中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整个人都快气死了。
他指着许大茂的手,不停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