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優秀都市言情 一百年後的人生討論-第171章 半身黃金鎧甲閲讀

一百年後的人生
小說推薦一百年後的人生一百年后的人生
谢道韫道:“唐公子、银婴,你们负责防守敌人。夫君,你过来我身边!”
王质一边走向谢道韫,一边嘱咐道:“假若时味使用造极秘术,娘子刚才所说的就不成立了,你们要小心应付!”
谢道韫凝视王质,道:“夫君,我打算对你使用造极秘术!我分析过了,目前的格局最多只能打个平手,我想试一试我的造极秘术能不能打破这个格局!”
王质笑道:“娘子,放心使用吧!你的第一次造极秘术使用在我身上,是我莫大的荣幸!”
正在此时,时味双掌夹着镰刀,道:“波若波罗密!化身术·镰刀!”
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时味居然和手里的镰刀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把上上下下布满倒刺的巨大镰刀。
时味即将攻过来,谢道韫不敢浪费时间,默念咒语,左手对着王质道:“服从!”
王质失去意识,进入待命状态。
谢道韫双掌互抵,道:“波若波罗密!突破上限!”
王质居然模仿着谢道韫的动作,双掌互抵。片刻之后,王质下半身出现了一套金光闪闪的半身铠甲,黄橙橙的,十分耀眼。谢道韫一时不适应,需要眯着眼睛才能直视王质的半身铠甲。
这时候,银婴示警道:“时味来了!”
时味和手里的镰刀融合之后的新镰刀长达七尺,此刻正旋转着向众人袭来,虽然速度不快,但打击范围超级大,一割割一片。大镰刀后面跟着时孽,他倚恃大镰刀开路,在后面窥探机会捡便宜。
唐仇是门客,他时刻牢记自己有保护东家一家的使命。敌人正面来犯,唐仇身先士卒,祭出一成的精神力和体力,向大镰刀发出两记裂空斩。
大镰刀将两记裂空斩撞爆,反冲回来的气浪把唐仇逼退几步;大镰刀受反作用力影响,亦僵直了一下。
谢道韫道:“夫君,打倒他们!”
王质一下子窜奔到大镰刀前方,速度之快前所未有,从身边掠过所带起的强风让唐仇和银婴几乎站不稳。
闪电而至的王质一脚踢在大镰刀的手柄上,把大镰刀踢得倒飞出去。时孽处身在大镰刀的后方,害怕被大镰刀的倒刺碰到,右手对着大镰刀使用“排斥”。时孽“排斥”的次数早已超过五次,是平时的三倍威力,即便如此,“排斥”打在大镰刀上并不能使它停下来,只是降低了它的倒飞速度。
时孽仰面倒地,躲过大镰刀,往前一看,银婴手里抓着雷莲正在赶来。时孽对银婴发出一记三倍威力的“排斥”,王质后发先至,一脚踢爆“排斥”。
躺在地上的时孽立即左手吸附虚空将身体平移出去,拉开与对方的距离。地面上坎坷不平,时孽滑着倒退,那种痛苦是无法形容的,不过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唐仇的斩击和银婴的人先后来到。
大镰刀在这个节骨眼折返了回来替时孽挡下了斩击。银婴借机偷袭,将手里的雷莲掷向大镰刀,时孽使用“排斥”帮大镰刀弹开雷莲。
然而,攻势并未结束,王质飞奔到大镰刀身前,在手柄的同一个位置上再踢一脚。大镰刀抵挡不住,再度倒飞而出。
时孽这次学乖了,不再使用“排斥”抵挡大镰刀,而是以大镰刀为踏板,将自己弹射出去,两人一直飞到三丈以外。
谢道韫预想王质会追出去,及时出言制止道:“夫君,不要追!”
银婴问:“为什么不追啊?”
谢道韫:“张公子和彤云还在这里呢,万一附近还埋伏敌人就糟糕了!让他们过来,或者等他们真正要逃跑的时候,夫君再去追。”
银婴心悦诚服道:“还是姐姐心思缜密!”
那边厢,时味化身而成的大镰刀手柄处冒出一张嘴巴,从嘴巴里吐出了一大口血。
欲灵 小说
时孽急问:“时味,你没事吧?”
时味道:“我不行了!”
时孽以为自己听错,大声问:“什么?”
时味强调道:“我不行了!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你回去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的事告诉宗主!”
时孽难以置信的问:“时味,你不要吓唬我,你造极秘术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高的没话说,怎么可能被踢了两脚就不行了?”
时味道:“蠢货,我像是在开玩笑吗?那个人的半身铠甲不简单,而且两脚都踢在同一部位,要不是我防御力高,我早就死了。我的毒没办法突破他的铠甲,再斗下去,我们都得死!所以,不能再拖了,你必须马上逃!我来拖住他们!”
虽说平时和时味的关系并不是十分亲密,但此时此刻,时味的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时孽。
时味和时孽既不逃跑,也不攻过来,而是在密语。密语的内容,谢道韫从两人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已经猜测出五六分。
谢道韫道:“夫君,过去追击时孽!”
银婴问:“姐姐,怎么啦?”
谢道韫道:“他们一个想逃跑,一个想玉石俱焚,你们守好这里!”
药女晶晶 小说
时孽但见金光一闪,立即对着地面使用排斥力,因为他知道王质要过来了。
时孽逃跑途中道:“时味,我会为你报仇的!”
时孽排斥力和吸引力齐用,当他说完以上这句话时,人已经在五丈之外。
时味道:“告诉宗主,自然有人为我报仇!”
时味七尺长的大镰刀旋转着拦住王质,平心而论,时味的防守面已经足够大了。然而,王质一个假动作再加上极快的速度,轻而易举就晃过了大镰刀,追在时孽的后面。
如此轻易就被王质甩掉,那种绝望感让时味苦不堪言。他来不及嗟叹了,以王质的速度他是没有办法追得上的,救时孽的最好办法是围魏救赵,于是大镰刀旋转着毅然决然地冲向谢道韫。
唐仇挡在谢道韫前面连续出刀,道:“裂空斩!”
唐仇的秘术“罡气”简单粗暴,能从刀口出发出斩击,唐仇将斩击取名为“裂空斩”,两记斩击需要耗费一成的精神力和体力,唐仇每天只能发出二十记斩击。
时味吃了王质的两脚已是风中之烛,因此唐仇的两记斩击将大镰刀劈得旋转着向后倒退,镰刀的刀身甚至起了裂纹。银婴利用大镰刀缓慢下来的瞬间,甩出飞刀,打在大镰刀的手柄上,大镰刀因雷莲的高压电流而痛苦地僵直在原地。
唐仇咬紧牙关,再献祭出一成的精神力和体力,道:“裂空斩!”
这一次,两记“裂空斩”劈在手柄上,把大镰刀一分为二,大镰刀登时褪去变化,恢复成已被腰斩的时味。
另一边,王质追击着时孽。时孽刚才以三倍威力的排斥力都战胜不了王质,如今在圆圈之外,别说迎战了,躲都躲不了。
王质已经追到身后,时孽人急智生,利用“排斥”把自己弹射到树顶躲避。不曾想,王质沿着树干如履平地似的跑上了树顶,一脚逼得时孽从树上跳下。
时孽用吸引力把身体拉回树干,之后滑落地面。时孽素来骄傲,既然逃不掉,唯有拼死一搏。
孤注一掷的时孽再次使用造极秘术,道:“自由领域!”
以时孽为圆心,半径三丈的圆圈再次出现在地面上。
王质直接从树顶跳下,“砰”的一声,王质平稳着地,一点事都没有;地面上的落叶尘土则在王质的一踩之下向外飞扬,气势十足。
时孽第一时间躲到树后,左手吸附着树干,右手贴着树干连续发出五记“排斥”,一下子把“排斥”的威力叠到最大。
树身承受不住“排斥”的瞬间连击,当场拦腰折断,树干猛然飞砸王质。王质一脚把树干踢向旁边,躲在树干后的时孽趁着这个当口跃向王质,朝着王质的面门连环发出“排斥”。
王质脚下飞快,侧身摆头躲过,时孽右手摆动的速度跟不上王质的速度,后面的“排斥”都打空了。王质绕到时孽的身后,一脚踢在时孽的腰椎上,结束了时孽的罪恶一生。
脚下的圆圈突然消失,谢道韫道:“夫君可能已经把时孽解决了,如果没有新的指令,他会立在原地不动直到服从的时间结束。所以,我得去找寻他!”
银婴道:“姐姐,我陪你去,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要是有危险,我可以保护你!”
谢道韫道:“唐公子,劳烦你在此守卫!”
唐仇道:“这本是我的分内之事!王夫人尽管去吧!”
两人沿着王质追出去的方向寻找,在一棵倒塌的大树附近找到独自站立在旷野之中的王质。
谢道韫上前为王质解除服从,王质清醒后看到身上的半身铠甲,惊问:“这是什么?”
银婴道:“这是你的造极秘术啊!是黄金甲,你开心了吧?”
王质马上检查自己的右掌心,一个红色的咒印赫然在其上。
王质惊喜道:“我一直想着怎么开启欲神的宝箱,还托叶姑娘回茅山询问长辈,谁知道开启欲神宝箱的关键一直在我身边!娘子,我终于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听到的那个声音是谁说的了!”
谢道韫笑道:“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王质道:“照我说啊!这是缘分!也是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