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超品漁夫-第三千五百八十六章 白玉骨骸與祭壇分享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殷东就说:“那我给你弄个桶,用树汁加龙血和星辰液泡澡,蛛卵再吃一些,等到剑种多出来的属性之力稳定了,就吃四叶草。”
“嗯。”秋莹答应了,带一点慵懒的意味,浑然不像是在承受剑种跟肉身崩裂的双重痛苦,但她白皙的额头上,冒出来的一颗颗豆大冷汗,却暴露了她其实很痛苦,只是在强行忍耐的事实。
“太痛的话,就休息一下吧,这个祭坛也不会跑。”殷东心疼的说。
“我,不能退缩!”也不想退,在她的身后,不仅有强大的丈夫殷东,还有弱小的儿子,以及……还不知道有没有活下来的女儿!
秋莹想到自己离开葬界很久了,心里堵得慌,也像是刀割一般的痛。要是她实力强大一点,就不会从葬界被扯入深渊之门,跟女儿分隔两个时空了!
那可怜的小团子,生下来就得了怪病,没有母亲的照顾,能活下来吗?
不行!
她要尽快强大起来,尽快回归,去找她的女儿!
突然之间,秋莹身上弥漫起一层浓浓的悲伤,杏眸中也翻腾起如血一般的猩红,看向那个祭坛中的白玉骨骸,就像是看到了挡住归途的恶魔。
“杀!”
秋莹杏眸森寒,清叱一声,直接挥动黑剑,向祭坛扑杀而去。
这一刻,她纤细的浑身魔气缭绕,瞬间爆发出一股滔天魔威,黑剑也随之爆发剑威,仿佛跨越时空而来的女魔头,悍然冲到祭坛边。
祭坛与石碑震荡,幽蓝光芒闪烁,一股浩瀚威能爆发,让殷东都觉得一阵心神震荡,但他很快爆发出一股属于世界之主的威压,悍然压下去。
“安静!”
殷东暴吼一声,龙威如巨浪席卷而去,锁定祭坛跟石碑镇压而下,随之而去的,还有他的灵魂火焰喷射的万千焰丝。
万道金芒,一闪而于,刺入白玉骸骨中,顿时一道凄厉无比的惨嚎声响起:“蝼蚁,尔敢!”
“蝼蚁你大爷!辣鸡,谁特么给你的自信?”
殷东暴躁的骂了一声,更加强横的龙威轰然镇压,形成一道恐怖的龙威场域,不管是祭坛,还是石碑,以及白玉般的骨头,都发出咔咔的裂响。
一道伟岸的幽蓝身影,从白玉骨骸中浮现出来,像一尊突然降世的神明,俯瞰着站在地上的殷东跟秋莹,神色间有一些意味不明。
他似乎并不是那么愤怒,反而有些唏嘘,以及些许的意外。
“年轻的人族,资质也不怎么样,只是气运逆天,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如此的高度。人族,还真是上苍所钟的一个种族啊!”
这一番话里,透着一丝羡慕,更多的却是沧桑与悲凉,就好像跟刚才说话那个声音,并不是同一个人,哦,不是同一个魔。
殷东却很清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就是暴戾的魔神传承者,就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你东扯西拉的,是想拖延时间吗?”
幽蓝身影怔了一下,又笑道:“真是一个不友好的小家伙,你们人族不是讲究尊老爱幼吗?你就不能耐心点,听我这个老家伙多唠叨几句?”
殷东眉毛一扬,倒也没再催他了。
就听幽蓝身影又开口了,曝了一个猛料。
“我为了魔神传承,杀进了碎空之地,几乎杀光了血魔一族,才闯进了血魔教堂,找到这个祭坛,却不料人族强者竟然跟血魔族勾结在一起,联手杀手,我将他们反杀,谁知会栽在这个祭坛,得到了魔神传承,却被镇压在这里……”
这话一说,让殷东心头大震,原来,血魔教堂中塞满的血魔跟人族强者骸骨,是这位干的,他该有多强?
殷东头皮发麻,想劝秋莹不要跟这个魔神传承者争了,这特么的就是游戏里的终极大BOSS啊,他怕秋莹出什么意外,没能夺取传承之力,反而被夺舍了。
不过,殷东低头一看,秋莹的杏眸中一片猩红,战意沸腾,就知道,她是不可能听自己劝说的。
殷东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不要劝我,我一定要杀了他,夺取魔神传承之力!”秋莹似乎知道殷东在想啥,直接挑明了,“我要尽快强大起来!”
“你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我会心疼的。”殷东叹道。
“我想孩子们了……特别是小贝儿,她那么小,还生了怪病……”说到后来,秋莹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殷东的眼圈也一下子红了,鼻子发热,差点掉泪。他也想孩子们了,到现在他都还没见过女儿呢!
这一刻,他也没法再劝秋莹,他自己也忍不住了,浑身杀戮之意暴起,整个人恍如一尊杀神降临世间。
殷东眼中寒芒一闪,又从涡墟世界里引出雷霆之力,形成一根根雷霆之矛,刺向白玉般的骨骸。
噼哩啪啦……
就见雷霆之矛扎在白玉般骨骸上,一阵雷弧闪动,但却连一点印痕,都没能在骨骸上留下来。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殷东有些急躁了,直接上手,抓向了白玉骨骸。
他指掌间引动了湮灭、吞噬、封印、暗、光、雷、杀戮、空间等道则,形成道则之网,覆盖了整个白玉般的骨骸。
但这时候,秋莹发生了变化……
冬北君 小說
在幽蓝光芒的映照下,秋莹的肌肤显得格外白,几乎白得反光,而她眸中的猩红之色也消褪了,泛出一种浓郁的黑。
秋莹的身体,仿佛承受了巨大重力,在瑟瑟发抖。她纤细单薄的身体不再笔直,像是下一刻就会被压碎。
对此,殷东并没有察觉,直到秋莹握剑的手扬起,反手一剑,他才心头一凛,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陡然浮现。
唰!
一道剑光闪过,斜砍在殷东的肩上。
是因为他对秋莹丝毫不设防,所以,就算殷东心头有危机感浮现,也没有直接躲开,反应慢了一步。
直到她那一剑砍在骨头里的痛,才让殷东清醒,也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对自己干了什么?!
“秋莹,醒来!”殷东大吼一声,带着一道龙魂刺,刺入秋莹脑中。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