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都市异能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第一百九十九章 替她求情熱推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
小說推薦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沈家嫡女退婚后,禁欲残王破戒了
杜玉莲没想到,女儿竟然有这般不同寻常的心思,竟扭曲的有些厉害。
就以为月儿和她是双生姐妹,月儿享受了十几年的荣华富贵和家人宠爱,她受尽了苦楚,所以尽管现在对她百般弥补,她竟然将账算在了姐姐身上。
“嫣然,为什么?母亲一直觉得你受了苦,想要好好弥补你,而你又如此乖巧可爱懂事听话,母亲还一度十分欣慰,能够多了你这样一个好女儿,没想到……”
她接受不了女儿变成这般模样,是她没有能及时发现,没能够向善引导,竟然铸成了女儿失了清白毁了名誉。
杜玉莲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白芨立刻上前扶着夫人,沈之卿很是担心,立刻叫那两个婆子将她扶回她的院中,叫来大夫诊治。
一旁脸色惨白的兰儿松了一口气,那两个婆子被叫走了,自己应该暂时不会被杖毙,毕竟二小姐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头一次看到母亲昏倒,沈倾月心中不是滋味,上一世自己被沈嫣然这个好妹妹陷害,名声尽毁,母亲都没有为自己伤心难过的晕倒。
但是她明白,自己和母亲从小到大生分了这么多年,非一朝一夕就能够缓和的,需要慢慢来才行。
沈嫣然跪坐在地上,一副幡然醒悟的模样,立刻哭喊着。
“母亲……母亲,嫣然知道错了,女儿知道错了,女儿再也不这样鬼迷心窍了,母亲……”
整个忠勇侯府,唯独母亲最为偏爱宠她,如今出了这样的丑闻也就罢了,还是因为陷害姐姐不成反毁了自己,以祖母那样严苛的行事作风,定然不会心软同情自己。
父亲最是听祖母的话,和祖母倒有几分脾味相同,父亲若是坐视不理,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本以为这样说,能够让母亲看在自己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份儿上,向祖母和父亲求情,却没想到,母亲竟然晕倒了!
沈之卿心烦意乱,觉得这个女儿简直胆大妄为,心地没有半分良善。
“母亲,这件事情嫣然已经亲自承认了,可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确实受了不少苦,是我们忠勇侯府的欠她的,不若放她一条生路?”
最终,沈之卿还是为这个女儿求情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儿就这样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教导,便失去了性命。
江氏看出了儿子的心思,她一直不喜欢这个刚回来的孙女儿,并非没有原因的,以她多年的阅历和管理后宅是非的经验,这嫣然虽然人前乖巧懂事,可是眼神却并不清澈,毕竟是她的孙女儿,她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如今竟然出了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她竟然有几分庆幸,大孙女儿安然无恙。
“嫣然今日酿成大错,需要惩戒一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否则焉知她日后不会做出更加激进的事情来?
我侯府的儿女向来团结一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嫣然想要毁了姐姐的名誉,如今弄巧成拙,为侯府带来了污点,此事不可轻拿轻放。”
老太君放话,沈之卿也只得听从母亲的决定,这个女儿是要好好管束一番了。
“嫣然,你陷害姐姐,自毁名誉,罚去庄子上反省,待风波平息之后,若是那上官凌愿意娶你,祖母还是会按照侯府嫁女儿的规格将你风光出嫁,你可愿意?”
纯情迷宫
什么?
沈倾月听到祖母竟然要将沈嫣然送去庄子上,她心思一转,依着沈嫣然的性子,她经历此事之后,非但不会反省,必定将所有的仇怨全部都算在自己的头上变本加厉的报复。
于是,她一脸心疼的走到祖母面前,开口替沈嫣然“求情”道。
“祖母,妹妹她从前就已经受尽了苦楚,虽然有养父母,却如同孤儿无异,如今再送去庄子上,只怕会适得其反,妹妹定然不适应,也会因为缺少家人关爱而更加的伤心难过。
不如,就将妹妹禁足在珍珠阁,这样妹妹也不会因为孤单而心生极端,想来妹妹反省一段时日,便会明白祖母和父亲的用心良苦。
母亲已经气得病了,若是醒来发现刚回来的女儿被送出去了,只怕会更加难过,妹妹她这么些年就是因为没有好的生活环境,所以才会如此,如今更加应该弥补回来,好好引导才是。
倾月因为在集市上碰见了如雪,以为那封信是小孩子恶作剧,便没有理会就回了府中,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母亲不要因此迁怒妹妹,还请祖母成全。”
这样一个祸患,还是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上一世,她不仅在花游节的事情上毁了自己的声誉,后来更是顶着自己的名头,辗转在京城各世家公子的怀中,让“自己”不出门便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风流荡货。
那些纨绔子弟竞相追捧,却连纨绔子弟都是玩玩,这样不干净的女子,他们都不愿意上门提亲,可想沈嫣然的手段?
就是因为沈嫣然没有及早现身,等到自己在众人面前彻彻底底成了个大家眼中的残花败柳之后,她才现身被忠勇侯府认回的。
那时的自己,名声扫地,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祖母和父亲对自己失望至极,母亲更是觉得自己丢尽了她的面子,无论如何解释,所有人都只相信妹妹沈嫣然,哪里肯有人相信自己半分?
自己身边的侍女被母亲杖毙的杖毙,被沈嫣然害死的害死,再也无法翻身。
这一世,自己绝对不可能让上一世的事情重新上演!
果然,老太君觉得大孙女儿说的有几分道理,就是因为她流落在外受了十多年的苦,所以才会心生极端,若是再送去庄子上,难免不会适得其反。
“月儿说得对,难为你被妹妹设计还如此为她说话,祖母却是没有看错你,你以德报怨这性子也要改改了,不日嫁了人,后院凶险,这样是要吃亏的。”
老太君叹了一口气,觉得大孙女儿心思单纯,太过于善良,虽有大家风范之姿,可前路漫漫过日子不比在闺阁之中。

Categories
言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