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李在幹神魔-第三十四章 又見慕容靜推薦

李在幹神魔
小說推薦李在幹神魔李在干神魔
正当李在要回话,游风倒是先接上了,他一改脸上的不悦,重新恢复那温润儒雅之态,缓声说道:
“江兄,好巧好巧。这李在果真如你口中所言?全宗上下只派一人前来,想必是真有些实力了,那我等还真要好好领教一番。”
“呵呵,游兄。是不是真假试一试便知。到是天心宗此举好似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人,我们都是垃圾。凭借一人之力就可对阵我等全部,而且连师长都未前来,属实是有些将我等宗门不放在眼里了,特别是此地东道主流云宗,脸不好放啊。”
江轩继续拱火,在场的人所属大大小小宗门也有七八个,还有不少流云宗的弟子。大家听完江轩所说,都在旁边议论纷纷,同时对李在怒目而视。
终于,人群中有一个兽衣着身,身材魁梧,皮肤古铜,蓄着短发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眉目冷峻,加上如刀削般分明的脸部轮廓,给人一种极为粗狂的感觉。
他抬手指着李在,冷冰冰的看着:
“你,跟我打一场!”
不等李在回话,他直接一个箭步,化成残影,冲向李在。
李在也来不及多想,情急之下,他一个后撤,同时运转灵力,隔空一拳打在身侧。
只见身侧那个残影直接倒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在了这半月阁的一根柱子上。
好在那人反应也快,及时运起灵力阻挡了大部分冲击,才并无大碍。
一击!
这李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一击就被击飞。
那人在柱子旁站稳身形,盯着李在:
“很好,我们赛场见。”
他没有多说其他什么,只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后便朝着半月阁的出口走去。
李在觉得莫名其妙,他也不理在场的众人,直接灵力灌入令牌,消失在原地。
在场的其他人见李在消失,愤愤两句,也都散去。只留下游风一行人和江轩依还在原地。
“御兽宗之人,想必刚才那人就是旬狂了。”游风甩了甩扇子。
“旬狂?原来他是御兽宗的人。我也一直想领教呢。”江轩接话。
“果然是三清宗的弟子,御兽宗这种门派似乎都不放在眼里。”游风调侃。
“呵。三流小宗而已。不过旬狂这人我到听说过一点,据说他的行兽决已经修炼到四神境了。那我可就想好好领教领教了。”江轩一脸不屑,随而转为饶有兴趣的样子。
“你刚刚不是看到了么,这旬狂也抵不住李在一击。我觉得你大可转移目标了。”游风缓缓说道。
“我不管你跟那什么李在有何过节,别把我拉进去。我跟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相反,你俩的事也跟我无关,少来套近乎。”江轩一点不给游风面子,一脸不屑。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
见江轩如此,游风不但没有恼怒,反而轻笑一声。他一甩扇子,“撕拉”一声,扇子被打开个满满当当。一边扇着,一边向出口走去。
此时的李在正在房间内撑着脑袋撇着嘴颇为苦恼。
先是江轩,再是游风,然后又来了个奇怪的人跟自己打了一架。
他什么都没干就已经不知不觉得罪了三个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啥了。
“刚才那个人很强,有些不寻常,如果你遇上了得小心点。”灵蚀突然提醒道。
“嗯?他一下被我打飞了!哪里强了?”李在听到后有些不解。
“你怎么这么天真。不要光看表象。多用用你的神识去观察他人,都灵者三阶的人了,怎么还愣愣的。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傲慢是大忌!”灵蚀教训了李在一番。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说说他有何不寻常之处。”李在撇了撇嘴。
“那个人体内有四股被封印的力量,而且每一股都很霸道。刚才跟你对击他用的是自身蛮力,并没有运用任何灵力。”灵蚀严肃的说道。
“什么?!没有用灵力?这就有些离谱了吧?”李在满脸震惊。
“所以让你小心点,千万不要大意。”灵蚀再次叮嘱。
李在随即摸了摸储物袋,拿出云忌长老给的木简。
他看着上面几个大字:天心宗李在——神机门杜鹄鹰。
“这神机门,我一点相关的信息都没有。到时候比赛无从下手啊。”李在一边晃动着木简,一边说道。
听完灵蚀一番话,他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
“找人问问。”灵蚀建议。
“找谁啊,到目前为止我碰到的都不是啥乐于沟通的人。”李在愁眉。
“慕容静。”灵蚀说道。
“慕容静?不好吧?人家姑娘家家的,不好意思打扰她。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找她,还是算了吧。”李在虽然嘴上拒绝,可是心里有些痒痒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怂包。”灵蚀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你才怂包!去就去!”李在瞬间就坐不住了,直接弹了起来站了个笔直,他双手握拳,两肩耸起,脖颈前倾,面部狰狞,对着空气咆哮道。
元 尊 黃金 屋
“这半月阁自成空间,我要怎么找到她?”李在恢复平静,认真问道。
軍長先婚後愛 如果這樣
“她的令牌上的数字是‘八’,你将你的令牌激活,然后念出‘幻灵天宗’四个字,应该就能找到她。”灵蚀仔细的说着。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在一脸好奇。
“我说了我神识特别强大,周围的任何声音,任何动静,灵力变化我都能感受到。何况这点信息了。刚才那游风喊慕容静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别磨蹭了,赶紧的。”
“好!”李在说完,就要激活令牌去往圆石之处。
“不用去那里,在这里就行了。游风他们在圆石附近只是为了更好的看住她,其实要联系只要在半月阁的范围内就可以随时联系。”灵蚀拦住李在。
“原来如此。”李在说完,便将令牌拿出,同时灵力激活,然后说出‘幻灵天宗’四字。
刚说完,令牌映射出一道淡淡的光幕,上面有四个数字:六、七、八、九。
李在将灵力注入‘八’之中,然后光幕消失,令牌变成了半亮半暗的状态。
“说两句,试试,看她能不能听到。”灵蚀催促道。
“慕…慕容…啊不,静…静儿?”李在的声音微微颤颤,显得极为紧张。
“李在?”许久,那边才回话。
“啊…对。我是李在。”李在此时特别拘谨。
“你怎么知道这个方法的?游风跟你说的?”慕容静特别疑惑,他不由得联想是不是游风派他来劝说自己的。
“不不,不是的。我无意中知晓的,这个就别纠结了。我找你有点事。”李在解释道。
“那就好。有事你来我这说吧。这样不安全。我怕师傅他们会知道。你先下去,记得伪装一下。”
说完,慕容静就切断了对话,令牌半亮半暗的状态又恢复了原样。
李在愣了愣,随后急忙翻了翻自己的储物袋,换上了自己在古林村时的那身装束,同时还将头包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
做完这些,李在就将令牌激活,来到了圆石处。
周围的人见到如此奇异装扮的李在,都只是好奇的看了看,并没有将注意力过多停留。
就在李在出现不久后,一个一身黑衣黑帽的人朝他快步走来。
这黑衣人伸出一只洁白的玉臂,一把将李在抓住,接着一阵扭曲闪动,李在出现在了一个他有些熟悉的房间内。
黑衣人将帽兜摘下。一张精致可人的脸庞显露了出来——正是慕容静。
她头发盘起,耳边两缕长鬓垂直散落,被这身黑衣搞得有些凌乱。她用指尖拨了拨凌乱的头发,笑着说道:
“找我什么事呀?”
李在被她这娇俏可人的模样弄得一阵神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别花痴,别花痴!说正事,说正事!”灵蚀的声音响起,在这时候提醒他。
李在立即清醒,有些磕磕绊绊地说道:
“我想问问你了不了解神机门的杜鹄鹰,我跟他分为一组。”
“这个呀。你不是天心宗的人嘛?怎么会不了解神机门?”慕容静微微皱眉,有些不理解。
“啊这…这…我一直跟师傅在外野游修炼,宗门的事很少知道,这次也是突然回来被临时派到这里参加大典的。”李在灵机一动,摸了摸脑袋。
“这样啊。神机门和你们天心宗可是死对头,这个基本上是人都知道。至于你说的那个杜鹄鹰嘛,别的我不知道,不过师傅说他是神机门派来此次大典实力排第一的。应该挺强的。”
慕容静用食指抵了抵嘴唇,转动着乌黑的双眸,思索了一番回答道。
“第一么…?”李在低声喃喃,同时也开始露出思索的表情。
“看来流云宗这次是下了些功夫的。你对的是神机门,我对的是炙阳宗,其余的师兄对上的都是实力颇为强劲的宗门。
而流云宗自己这边的弟子,对上的都是一些弱小无名的宗派。”慕容静认真的分析了番。
“这样做可以快速扫清大部分种子型选手,为他们流云宗的弟子开路。大宗对大宗,同时还增加了观赏性,毕竟是在流云宗这举行,而且三转琉璃丹也是人家出,其他宗门也不好说什么。”李在也分析道。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