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秋看書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一心一塵 起點-第二十八章雲迷霧罩讀書

一心一塵
小說推薦一心一塵一心一尘
晨鸟鸣声瑞,春光紫气黏。祥云飞彩画,乡野风犹甜。
云雾迷蒙,细雨飘落。
话说,浩清在仙水居众目睽睽之下,不翼而飞了。几帛误认为是诡域差灵和黑夜使者等人作怪,带上玄天一剑连夜追赶。
要知道,仙水居左邻右舍都得到过几家,看病、抓药的恩惠,如果有人想打几家主意,他们一定会全力呵护。在亲朋好友的帮忙下,几帛很快找到了诡域差灵和黑夜使者两队人马。
十里晴空,烈日噬人。有人在洼地清泉中下散功之药,等待一路狂奔,口渴难耐的诡域差灵和黑夜使者饮用,一无所知的他们,饮用泉水不久,就纷纷倒地。接着,有人从半山腰滚下几个火球。大家绝望之时,悄无声息到来的几帛,使出九仙一剑,将袭击大家的火球打偏方向,保全了大伙的生命财产。
又遇,石湖小镜,清冷阴暗的笑声,雨山俏婆,防不胜防的暗器。
几帛用地面上的天雷石,击落雨山俏婆射出的暗器,用火球击退狂傲的石湖小镜。
石湖小镜、雨山俏婆合力以盾刀、锐剑对峙。几帛,使出九仙一剑抗衡,武器碰撞,火花四溅,一二十回合,石湖小镜、雨山俏婆败兴而去。
“血魔诛杀令。”几帛捡到石湖小镜落下的令牌惊骇道:“清风血樱谷道空,九世老人和阡陌。百杀令出,必有惊天之事发生。”
诡域差灵和黑夜使者遇到难处,有人火上浇油,欲除之而后快,来来往往的路人若无其事的离开,旧疾复发的几帛,不顾自身安危,尽力呵护,还给他们看病、施针、服药。
忙碌不择路,虚名空逐名。陌生人帮助陌生人,不计背景、不计病情、不计实情、不计未来,只有仁心爱心的互动,只有良心真心的交流。
诡域差灵和黑夜使者身体渐渐好起来。一言不发的几帛,骑上红枫马便扬长而去。
几家良心人行好心事,一家子只认识病,不知人。几家父子行事风格不同寻常,但素有菩萨心肠,以医术精湛、高尚德行活人不计其数。
“几老乖,老乖乖……看我请来谁?几老乖,老乖乖……几老乖,快看看这是什么?几老乖,老乖乖……几帛回来了。”杨悦笑盈盈走进里屋。
花形随影鸟相随,别有倾心别有情。一个人若想和你共守岁月、相爱白头,一起快乐生活期间,总会给你取个称心如意的绰号,以此舒心的名字,来祝愿美好、祝福青春,或许这正是杨悦喜称为“几老乖、老乖乖”的特别意思。
杨悦带来了,愿意给浩清哺乳的奶妈,找来了给浩生服药的药草,也迎来了安然归家的几帛。
几大夫看好等待的所有病患,接着,匆匆赶去看望浩清,自浩生和孩子入住的屋内,就弥漫着一股股刺鼻的酸味。路人闻及,马上会捂鼻,狂吐而去。但是,几大夫丝毫没有在意,轻手轻脚来到床边认真检查婴儿后,深深叹了口气,微笑道:“高热退,脉缓和,浊气清,食积除也。”
几和乐呵呵递给浩生两个小瓶儿和几包草药,唠唠叨叨道:“每日清晨给孩子服用一粒,白瓶里的药丸;红瓶装有一条,百年柳心虫,你用小火慢慢烤黄,揉成粉末加上这些药草,温水送服,你们就会好起来了,经过慢慢调理也可以消除病根。”
“吃饭了……吃饭了……”杨悦端来好吃的饭菜,浩生开心食用。
几和一家子回厨房,刚端起饭碗,就传来急促的呼声:“几帛,快来帮帮我?几帛,快来看看我?”
几和一家三口匆匆出门,查看来人。
寻找半天,听不到了呼声,也看不到人。
几和一家三口准备回厨房吃饭,发现,桌上的菜饭已被青尘吃得一干二净。
“太饿了,我多补了一点儿。”吊儿郎当的青尘笑嘻嘻的回应:“太好吃了,多吃了一点。”
杨悦微笑道:“没事,我重新准备。”
杨悦拉拉扯扯约走几和。
“来我这招摇撞骗,也不提前告知一二。”
“我是被人追来的。累了,困了,饿了,刚好到仙水居,几帛你的家。想不到,进门就有好吃的,顺便就补了一下。”
几帛微微一笑:“一点菜饭,不和你计较了。想来吃吃喝喝就直说,何必编故事。一顿饭,我家还是能满足你的。”
“我真的是被人追来的,他全身烂疮,脸庞烂疮破溃的地方,流脓不止,十几步就可以闻到恶臭味。”
几帛无语。
青尘接着解释:“之前,不告而别,是我不对。谢谢,你把我姐,青禾,安然无恙送回家。因为,我不习惯清塘叶家的吃喝,悄悄溜了出来,想不到,没有吃上一顿好饭,没有喝上一杯好茶,没有饮用一杯好酒,就遇到一个满身烂疮的疯子,他一直追着我要孩子。”
几帛无语。
“我真的没有骗你。”
几帛看着心急火燎的青尘,不禁噗嗤一笑。
一阵微风吹过,袭来一股股恶臭味,青尘叫叫嚷嚷道:“来了,真的来了。”
几帛出门查看,一无所获。回房,青尘已无影无踪了。
接着,院内传来打斗声,是浩生和陌生人肉搏。
有人肆无忌惮的来仙水居闹事,几帛出手制止。
始料未及的是,浩生乘机就仓皇逃走了。
十分愤怒的陌生人,发出百支暗器,袭击一脸茫然的几帛。
几帛,左躲右闪,避开了所有暗器,惊呼道:“青罗小扇,我是几帛。”
“秘境石鹄的几帛?”
“夺命青罗,无情小扇。”
青罗面纱滑落,只见满脸狼疮,溃烂处仿佛有千百条青虫蠕动,时不时会有灰黄的浓汁从脸庞掉落。
几帛,看了看烂疮,闻到恶臭的味道,不禁狂吐起来。
“仙水居,几帛……你们为什么会和带走我孩子的歹徒在一起?”
几帛一家人,一头雾水。
“年轻人,你已经中毒许久,再不医治会要命的,听我的,把病看好,再找孩子。”几和呼道:“没命了,你也没机会找孩子。”
疑虑重重的青罗,满不在意地应道:“孩子都保护不好,我活着有何意义?”
激烈的打斗声,激烈的叫嚷声,吓哭了熟睡的浩清。
“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青罗,发疯似的冲进屋抱起浩清,开心的叫道:“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几帛一家人,又是一头雾水。
“年轻人,你已经中毒许久,再不医治会要命的,听我的,把病看好,再抱一抱孩子,你这样会吓坏孩子的。”
放学后的贞操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青罗平复心情,杨悦抱走孩子。
几帛端来一碗热水。
青罗一饮而尽,高兴地回应:“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好人,我相信几帛,相信医者。”
浩生无情抛下浩清,独自一人逃之夭夭,他的一举一动,让人十分怀疑,几帛忍不住问道:“孩子,真是你的?”
“孩子左手中指有青斑,右手中指有黄斑,背部有黑斑。”青罗得意的说:“我儿子,独一无二。”
杨悦细看,孩子情况和青罗描述的,一模一样。
几帛忧心忡忡地说:“浩生?又一个用假名字,假故事,欺骗,善良几家的人?”“什么浩生?他是九世老人,他用精妙的易容术,瞒天过海,欺骗你的。”
找到浩清,毒性发作的青罗,微笑着,昏睡过去。
万古灾难,乾坤斗转。而今,云迷雾罩,晴天在何方?

Categories
玄幻小說